见字如面|三封新民主主义革命时期的家书

来源:澳门银河纪检监察报作者:陈彧之整理责任编辑:杜汶纹
2017-12-05 15:45

绝对不能为一身一家,谋升官发财以愚懦子孙

新九:

我承你祖父之命抚你为嗣,其中情节,谁也难得揣料,惟至此时,或者也有人料得到了……至于我本身,当你过抚结婚时,即已当亲友声明,我是绝对不靠你供养的。且我绝对不是我一家一乡的人,我的人生观,绝不是想安居乡里以求善终的,绝对不能为一身一家谋升官发财以愚懦子孙的。此数言请你注意。我虑你母亲,并恐怕她饿死、冻死、惨死,只怕她不得一点精神上的安慰,而不生不死的乞人怜悯,只知泣涕。我现在不说高深的理论,只说一点可做的事实罢了。1.深耕易耨的作一点田土;2.每日总要有点蔬菜吃;3.打长要准备三个月的柴火;4.打长要喂一个猪;5.看相算命求神问卦及一切要用香烛、烧纸的事(敬祖亦在内)一切废除;6.凡亲戚朋友,站在帮助解救疾病死亡非难横祸的观点上去行动,绝对不要作些虚伪的应酬;7.凡你耳目所能听见的,手足所能行动的,你就应当不延挨、不畏难的去做,如我及芳宾等你不能顾及的,就不要操空心了;8.绝对不要向人乞怜诉苦……

二月三号(十二月二十三日)笔

说明:

这是何叔衡1929年2月3日(农历1928年十二月二十三日)写给继子何新九的信,节选自《永远的叔衡——中共创始人之一何叔衡130周年诞辰纪念集》,少量字句标点有所改动。何叔衡(1876—1935),湖南宁乡人,1921年作为湖南的代表与毛泽东出席了党的一大,1931年来到中央苏区工作,任苏区内务部代理部长、临时最高法庭主席等职,与徐特立、谢觉哉、林伯渠、董必武誉为“苏区五老”,中央红军主力长征后,何叔衡留守苏区坚持游击战争,于1935年不幸被敌人逮捕杀害。

何新九是何叔衡次兄何玉明的第三子,按照何叔衡父亲生前遗嘱,过继给何叔衡为嗣。1929年何叔衡写这封信时远在莫斯科,1928年组织上派何叔衡前去苏联学习,到达莫斯科后,何叔衡参加了党的六大,旋即进入莫斯科中山大学学习。

1929年当何叔衡知道父亲将何新九过继给自己的决定后,一连写了三封信给何新九,这是其中的第一封。在这封信中,何叔衡表明了自己的人生观,他的志向不是安然终老于故土,也不是在外为个人的私利而忙碌,而是要为万千贫苦百姓的福祉而奋斗。

虽然何新九过继给何叔衡时已经24岁了,但何叔衡仍事无巨细地向他叮嘱了十件事,除了“打长(宁乡方言,意为经常)要喂一个猪”等农事上的建议外,何叔衡特别强调要处理好与亲戚朋友的关系,能予以帮助的便予以帮助,不要向别人诉苦,凡事要靠自己。

在写给何新九的第二封信中,何叔衡教给他“幸福绝不是天地鬼神赐给的,病痛绝不是时运限定的,都是人自己造成的”,希望他能自立自强。在第三封信中,何叔衡再度向何新九强调不要向别人乞怜,“只有求自己才有门径”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