@老兵 强军路上,你转身的背影写满深情

来源:澳门银河军网综合作者:钱宗阳 等责任编辑:康哲
2018-01-13 02:52

因为深爱,所以难舍。因为深爱,所以转身。这不是难解的悖论,而是两年多来,军改中许多身为“30万分之一”战友内心真实的逻辑。强军路上,拼搏是奋进的姿态,转身是深情的选择。正如作者所言:有他们的奉献,这支军队没有理由不更加强大。而强军的征途,一定会刻下他们的名字。请关注今日出版的《解放军报》的详细报道——

我们的队伍向太阳。柳军 摄(资料图)

强军路上,你转身的背影写满深情

因为深爱,所以难舍。因为深爱,所以转身。

这不是难解的悖论,而是两年多来,军改中许多身为“30万分之一”战友内心真实的逻辑。

“老连长”是一棵把根扎在了军营的树,如今自己把自己拔起来,他走得艰难,也走得勇敢。“老班长”在部队寻觅到人生的方向,他不抱怨负伤,他学会了坚强,相信无论走到哪里,他都会活得像一名战士。团政委笃信政工主官台上讲得好不如台下做得好,他留任,他离开,全凭组织一句话。

本想问那几位作者,“老连长”和“老班长”叫什么名字,但最终放弃了。因为,对于他们而言,或许会更喜欢“老连长”“老班长”这样更有军味、更显亲切的称呼;对于这支军队而言,这样的“老连长”“老班长”就在你我身边,何止万千?

“一个士兵,要不战死沙场,便是回到故乡。”强军路上,拼搏是奋进的姿态,转身是深情的选择。正如作者所言:有他们的奉献,这支军队没有理由不更加强大。而强军的征途,一定会刻下他们的名字。

老连长,敬你的伤感你的洒脱

■钱宗阳

两年多来,军队迎来翻天覆地的变化。同时,在改革强军的大潮中,陆续有将士们转身离开。

今天,改革仍在继续。最让我想念的,是那些转身离开的战友,特别是我的老连长。

“没错,我就是那个‘30万分之一’”

“确定转业了!没错,我就是那个‘30万分之一’,以后会在大理发展,欢迎大家来洱海看我。”

去年的一天晚上摆弄手机,看到老连长发的这条朋友圈时,我心里突然咯噔了一下。

他是我下连的第一任连长。圆脸,小眼睛,说着很不地道的普通话。

去连队报到那天,我和几位同学从省城一路坐车,翻山越岭来到全师最偏远艰苦的一个单位,身旁不太习惯云南山路的同学吐得稀里哗啦。终于,我们在一个隐蔽的山坳里,看到了一片沾满泥巴的迷彩帐篷。

连长就是这个时候出现在我们面前的,脸上挂着一副“又有人来陪我受罪”的“幸灾乐祸”的笑。后来我才知道,连长虽然笑起来让人感觉不爽,但真的是个好人。

像我们这样的新排长下连队,免不了要被连里的干部、战士“考察考察”“考验考验”。同一批分下来的新排长聚在一起,大家总绘声绘色讲起自己在连队的遭遇,然后义愤填膺地发几句牢骚解气。我就比较“惨”了——没什么可说的,连长对我们新排长确实不错,照顾有加,没说过一句重话。

但连长没少教我东西。我的参谋业务、公文写作水平和体能素质,很大程度上是在那个时候提高的。

后来,我去了机关,连长也调了职。分别的那天晚上,我们在连长的宿舍里涮火锅。连长满脸通红地对我们说:“好好干,把我们拍死在沙滩上。人固有一死……”

连长在说胡话了。

他是战士提干,抓训练和管理很有一套,连队官兵都很服他。他有时候很霸道,有时候又很自卑,比如他总说“部队的明天是你们的”,眼神里藏着哀伤和不服:你们这些人,跑5公里没几个跑得过我!

不过,连长终归是要走了。那天,我在自己的朋友圈里写下:军改,真的来了。

那是我第一次真正感受到军改的痛。我知道,连长其实不想走。

轻触这里,加载下一页
博聚网